宁夏日报数字报刊
本文摘要:宁夏日报报业集团多媒体数字报刊

宁夏日报数字报刊

中梁村全景。

宁夏日报数字报刊

杨风江熬制罐罐茶。

5月的隆德,沟峁山梁披绿装。观庄乡中梁村,人们的生活犹如满山的绿,抽枝拔节。

罐罐茶的40载变迁

早上6时,60岁的杨风江捅开炉火准备熬制罐罐茶。

炉火渐旺,茶罐里的茶汤翻滚开来,咕嘟咕嘟。热茶入杯,吹一吹吸入口中,惬意满脸。

儿媳妇李淼淼端出凉拌菜和蒸馍,杨风江把蒸馍放在炉面上烤了烤,开始吃早餐。随后,杨风江忙碌的一天开始了,送孙女上幼儿园、下地干活、去中药材基地打工,一整天满满当当。“喝了几十年罐罐茶,如果不喝,一整天都没精神。”杨风江说。

往前数40年,杨风江的“早茶”是另一番模样。那时,他熬的是2元一斤的砖茶。近日,杨风江向记者展示他的几个茶叶罐,有铁观音、毛尖、白茶、碧螺春……“现在我喝的茶叶每斤四五十元,熬煮时还加枸杞。”他说。40年来,杨风江的日子如同这罐罐茶,变得甘醇香甜。

“吃不饱”贯穿杨风江儿时的记忆,“喝糊糊吃野菜,念书要翻一座山再走5公里路,两个菜坨坨就是一天的口粮,一年到头不见肉星子,就盼吃饱。”变化发生在包产到户后,肚子吃饱了,家里也有了些积蓄。1984年,杨风江结婚时,家里添置了一台黑白电视机。

靠天吃饭不牢靠,广种薄收。10余年间,父母年迈、子女成长,渐入中年的杨风江倍感窘迫。

“多亏党的好政策,把我们家拉了一把。”他说。

2014年,杨风江家被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种地养牛、买农资、良种有补贴,养牛有技术员指导,家里盖起了青贮池,牛喂得健壮,产业增收有了保障。儿子在隆德县城打工,月收入3000多元。2015年,杨风江一家脱贫,这个7口之家年收入近5万元。脱贫后,杨风江一壶罐罐茶贯通今昔,忆苦思甜,体味生活、享受生活。

庄子里的方便事

中梁村缺水,洗澡很奢侈。

村医杨旺深知洗澡的好处,没少向村民宣讲,但囿于条件限制,进入21世纪后,在中梁村洗澡还是件稀罕事。“我们村一些上了年龄的老人,几十年都没洗过澡,脏了就用湿毛巾擦擦身,年轻娃娃去县城洗,很不方便。”杨旺说。

2008年,自来水进了中梁村。水的问题解决了,但老观念不接受新事物,不肯用自来水洗澡。2014年,隆德县整村推进危房改造,其中一项就是推进太阳能热水器进村入户。

一套太阳能热水器农户只支付80元,其他费用政府买单。“我们自己花些钱盖了间淋浴房,没多少钱。”杨旺说。他响应号召首先安装,但心里有些怀疑:“说不定就是个摆设。”工人安装调试到位后,杨旺在家洗了第一次澡,出乎意料地舒坦。但很多老人还是“叫不到跟前”,“脱得精溜溜的洗澡羞臊死咧”是老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话。70岁的杨国汉是被孙子拉进淋浴房的,孙子说:“你不洗,我就不让你出来。”

从那时起,村里除了个别人家因场地所限没有安装太阳能热水器以外,大部分人家的房顶都架起了太阳能热水器。“天热的时候,两三天洗一次澡很正常,解乏、舒服,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。”杨旺说。

(下转第二版)

5月的隆德,沟峁山梁披绿装。观庄乡中梁村,人们的生活犹如满山的绿,抽枝拔节。

罐罐茶的40载变迁

早上6时,60岁的杨风江捅开炉火准备熬制罐罐茶。

炉火渐旺,茶罐里的茶汤翻滚开来,咕嘟咕嘟。热茶入杯,吹一吹吸入口中,惬意满脸。

儿媳妇李淼淼端出凉拌菜和蒸馍,杨风江把蒸馍放在炉面上烤了烤,开始吃早餐。随后,杨风江忙碌的一天开始了,送孙女上幼儿园、下地干活、去中药材基地打工,一整天满满当当。“喝了几十年罐罐茶,如果不喝,一整天都没精神。”杨风江说。

往前数40年,杨风江的“早茶”是另一番模样。那时,他熬的是2元一斤的砖茶。近日,杨风江向记者展示他的几个茶叶罐,有铁观音、毛尖、白茶、碧螺春……“现在我喝的茶叶每斤四五十元,熬煮时还加枸杞。”他说。40年来,杨风江的日子如同这罐罐茶,变得甘醇香甜。

“吃不饱”贯穿杨风江儿时的记忆,“喝糊糊吃野菜,念书要翻一座山再走5公里路,两个菜坨坨就是一天的口粮,一年到头不见肉星子,就盼吃饱。”变化发生在包产到户后,肚子吃饱了,家里也有了些积蓄。1984年,杨风江结婚时,家里添置了一台黑白电视机。

靠天吃饭不牢靠,广种薄收。10余年间,父母年迈、子女成长,渐入中年的杨风江倍感窘迫。

“多亏党的好政策,把我们家拉了一把。”他说。

2014年,杨风江家被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,种地养牛、买农资、良种有补贴,养牛有技术员指导,家里盖起了青贮池,牛喂得健壮,产业增收有了保障。儿子在隆德县城打工,月收入3000多元。2015年,杨风江一家脱贫,这个7口之家年收入近5万元。脱贫后,杨风江一壶罐罐茶贯通今昔,忆苦思甜,体味生活、享受生活。

庄子里的方便事

中梁村缺水,洗澡很奢侈。

村医杨旺深知洗澡的好处,没少向村民宣讲,但囿于条件限制,进入21世纪后,在中梁村洗澡还是件稀罕事。“我们村一些上了年龄的老人,几十年都没洗过澡,脏了就用湿毛巾擦擦身,年轻娃娃去县城洗,很不方便。”杨旺说。

2008年,自来水进了中梁村。水的问题解决了,但老观念不接受新事物,不肯用自来水洗澡。2014年,隆德县整村推进危房改造,其中一项就是推进太阳能热水器进村入户。

一套太阳能热水器农户只支付80元,其他费用政府买单。“我们自己花些钱盖了间淋浴房,没多少钱。”杨旺说。他响应号召首先安装,但心里有些怀疑:“说不定就是个摆设。”工人安装调试到位后,杨旺在家洗了第一次澡,出乎意料地舒坦。但很多老人还是“叫不到跟前”,“脱得精溜溜的洗澡羞臊死咧”是老人们常挂在嘴边的话。70岁的杨国汉是被孙子拉进淋浴房的,孙子说:“你不洗,我就不让你出来。”

从那时起,村里除了个别人家因场地所限没有安装太阳能热水器以外,大部分人家的房顶都架起了太阳能热水器。“天热的时候,两三天洗一次澡很正常,解乏、舒服,精神状态都不一样了。”杨旺说。

相关内容